从《反美阴谋》到“国王”特朗普

2018-06-14 23:52:45
罗斯希望作家和记者们继续使用言论及出版自由的权利,反击特朗普的谎言及其对这些权利的威胁
  米琴|文
  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名著的启示】美国著名作家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 1933-2018)不久前去世。几乎所有介绍和评论他的文章都会提到他的小说《反美阴谋》和特朗普之间的关系。
  2004年,《反美阴谋》出版。小说中的设想让很多读者难以置信。一位毫无从政经验的社会名人在大选中击败已连任两届总统的罗斯福。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名人还是种族主义者。而且他对当时欧洲最臭名昭著的独裁者表达了钦佩之情。评论者认为,“美国的最伟大一代绝不可能容忍这种行径。”[1]
  这位社会名人是真实历史人物——飞行英雄查尔斯林德伯格(1902-1974)。他因首次单人不着陆横跨大西洋飞行而享誉全球。二战期间他得到孤立主义和亲德派的支持,成为美国第一委员会发言人,曾在国会建议美国和希特勒德国建立中立关系,并发表过攻击犹太人的过激言论。罗斯在小说中虚构了林德伯格于1940年参加总统大选并当选的情节。
  2016年美国大选中,真出现了一位毫无从政经验的社会名人竞选。而特朗普的竞选口号和策略居然和林德伯格的如出一辙。
  林德伯格的竞选口号是“美国第一”。“美国第一”原是美国一项外交政策,在国际关系中强调民族主义(实为孤立主义),后来被种族主义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用作反对犹太人、拥护法西斯的口号。林德伯格的多次反犹演讲就是在“美国第一”运动集会上发表的。特朗普也强调“美国第一”。美国许多学者、评论家都抨击特朗普使用这个口号,因为它在历史上已与本土人优先主义、民族保护主义、 排外主义和反犹主义联系在一起。
  林德伯格和特朗普的竞选策略都包括利用民众中残留的种族主义,以及煽动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和挑动民众的排外心理。林德伯格攻击犹太人想把美国引向战争,特朗普则把墨西哥移民和穆斯林当作美国不再伟大的“替罪羊”。林德伯格打破了不可接受的言行的界限。他的公开反犹言论让反犹太组织不再隐蔽。特朗普也同样让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沉渣泛起,气焰嚣张。
  林德伯格和特朗普都把自己塑造成能拯救美国的强人。林德伯格的竞选团队宣扬林德伯格是国际名人,甚至受到希特勒敬佩,因此可以让美国避免战争。特朗普则强调自己的非凡能力,“声称他强硬到足以恢复国家的荣光”。[2]在党代会上,特朗普向他的追随者们宣称:“我一个人就能搞定”。[3]
  在小说里,纳粹德国这一境外势力干预了美国选举;而2016年美国大选受到了俄罗斯的干涉。林德伯格对希特勒有好感;特朗普则在竞选时多次称赞普京。“特朗普与大西洋另一边最恶劣的民粹主义者、最彻底的法西斯领导人团结一致,其中包括尼格尔法拉吉、维克多欧尔班、马琳勒庞和弗拉基米尔普京。”[4]
  2016年夏天,特朗普获共和党提名后,知识界有些人曾用小说《反美阴谋》警示选民。一位评论者指出:现代总统们一般不喜欢享有对各个方面的绝对控制。因此,罗斯描写的林德伯格总统,像个全面掌控权力的怪物(boogeyman)。人们可能会把这描写作为娱乐来读,但近十来年美国和全球的历史证明,如此读是过于天真了。作者指出特朗普的独裁倾向,比如喜欢对舆论和谈判享有威权。[5]当时还有评论将特朗普比作反乌托邦小说《不会发生在这里》中的独裁者,《动物庄园》中的“拿破仑”,《1984》中的老大哥,甚至莎士比亚笔下的理查三世。[6]但这些警告都没起太大作用。
  2017年,特朗普就职后,《反美阴谋》的某位评论者称罗斯是“活着的最伟大的美国小说家”,预见到像特朗普这样的煽动者,如何能当上总统。在小说中,政治建制派即犯了“低估”的错误,也犯了“高估”的错误。罗斯福看到他的对手不是参议员和大律师而是飞行英雄林德伯格就认为胜券在握了。另一方面政治建制派高估了自己对用词边界的掌控。林德伯格对犹太人的攻击马上遭到所有媒体和两党的批评以及犹太人组织的抗议,但他还是当选了。特朗普对墨西哥移民和穆斯林的攻击也同样受到一致谴责,也同样没影响他入主白宫。[7]
  另一位评论者称罗斯是预言者中的预言者。当初读《反美阴谋》,小说中的业余总统像是黑色喜剧中的角色。现在重读,感觉小说表现的是严肃的政治主题。除了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的预言之外,罗斯的另一预言是:法西斯在进入美国时,将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美国人习惯了自由,法西斯只能慢慢进行。《反美阴谋》没像反乌托邦小说《不会发生在这里》那样,描述纳粹总统实现全面的法西斯统治。一些变化是在大众不知不觉中发生的。[8]小说的结尾有些突然:林德伯格统治了两年就神秘失踪,罗斯福又接任总统。有评论者认为,作者可能感觉自己写的法西斯总统太真实了,都不知怎么结束了。
  2018年5月22日,罗斯去世。在一篇纪念罗斯的文章中,作者提醒人们,《反美阴谋》中的警告值得注意。林德伯格认为别国占了美国的便宜,美国的多元化使国家变弱,只有我们选一位铁腕总统,别国才会尊重我们。罗斯了解的情况很多政治人士都已经忘记。 比如,孤立主义和排外是强有力的工具。而且美国人心中没有东西能预防政治煽动者的诱惑。[9]
  另一篇文章的作者认为,《反美阴谋》是“美国当前政治气候的预示”。文章还提到罗斯生前对特朗普的评论。罗斯说林德伯格毕竟是一名飞行英雄,而特朗普只是一个行骗高手。特朗普对政府、历史、科学、哲学和艺术等一无所知。在谈到特朗普的威胁时,罗斯说:“最恐怖的是他使任何事都变为可能,包括核战争的灾难。” 罗斯希望作家和记者们继续用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权利,反击特朗普的谎言和对这些权利的威胁。[10]
  早就有评论者指出,特朗普对媒体开战,企图控制和威胁媒体让人们联想到世界各地的专制领导使媒体失去效力的做法。比如,坚持官方的真实性,排斥不同的事实报道。让人们只相信政府发布的消息。而由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提供的假新闻铺天盖地,让新闻工作者应付不暇。[11] 特朗普上任后还多次盛赞当今的一些独裁者。在最近的特金高峰会上,他夸奖金正恩“有才能”(very talented)和“伟大个性”(great personality)。[12]
  不过,美国的作家和记者们从来没停止过反击特朗普的谎言和抨击其专制独裁倾向。不久前有篇题为“特朗普总统认为他是国王”的文章,批评特朗普想置自己于法律之上,因为后者声称自己有权终止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也有权豁免自己的罪。[13]而最近一期《时代周刊》的封面就是对特朗普想当国王的讽刺。画面是特朗普正在照镜子,镜子里面的他“黄袍加身”,头戴王冠。(见下图)
full screen




  罗斯已逝,可他的小说的影响力远未消失。有学者发表论文,详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是“反美阴谋”。[14] 法国著名公共知识份子伯纳德-亨利莱维宣告,世界正在集体写一本小说--《唐纳德特朗普的反美阴谋》。[15]
  注:
  [1][8]“The tale of a celebrity president who colluded with a foreign dictator”,BY CHRIS TAYLOR,JUN 18, 2017
  [2] “Sinclair Lewis's 'It Can't Happen Here' and Philip Roth's 'The Plot Against America' anticipate a Trump-like leader -- and challenge how we would respond.”By Carlos Lozada,June 9, 2016
  [3]参看笔者的《<动物农场>:愚民为主的社会》 中注[9]
  [4] [15]DONALD TRUMP’S ‘PLOT AGAINST AMERICA’,BY BERNARD-HENRI LVY FEBRUARY 2, 2017。
  [5] “America First: Reading ‘The Plot Against America’ in the Age of Trump”,By Mark P. Bresnan, Sept. ,2016.
  [6]参看笔者的下列文章:
  《预言特朗普?—辛克莱.刘易斯的<不会发生在这里>》
  《<动物农场>:愚民为主的社会》
  《<1984:谎言与威权》
  《<理查三世>和美国大选》
  [7]“ Donald Trump and The Plot Against America”,Scott Galupo, January 4, 201
  [9]“ Philip Roth, Donald Trump, and The Plot Against America”,By Ezra Klein@ezraklein May 28, 2018
  [10] “Philip Roth once explained the 'most terrifying' thing about Trump”,by Pat Ralph,May. 23, 2018
  [11] “Trump’s war on the media is straight out of a dystopian dictator’s handbook”, BY COLIN DAILEDA,APR 30, 2017
  [12]“Trump praises Kim at summit, but takes aim at Justin Trudeau”,by Alastair Jamieson / Jun.12.2018
  [13]“President Trump Thinks He Is a King”By Harry Litman,Mr. Litman is a former United States attorney and deputy assistant attorney general. June 3, 2018
  [14] G. John Ikenberry, The Plot Against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https://scholar.princeton.edu/sites/default/files/.../may-june_2017_foreign_affairs.pdf

source:
http://culture.caixin.com/2018-06-14/101270676.html




Copyright 2002-2017, 版权所有 mwjx.com